当前位置: 典型案例

被告人张某某非法占用农用地罪一案

发布时间:2020-06-04 22:45:59


 

【基本案情】

2013225日,阿瓦提县某公司与被告人张某某签订土地承包合同,将位于阿瓦提县叶南片区管委会塔拉库力村2220亩土地(其中100亩为耕地,120亩为荒地)承包给被告人张某某耕种。20172月,被告人张某某为种植棉花在未经相关部门批准的情况下,擅自将阿瓦提县叶南片区管委会塔拉库力村2组承包地地头房屋背面及门前地块的东北角两处林地非法开垦,并种植棉花。经新疆臻冠达农业科技有限公司技术鉴定(新臻冠达鉴字【2019】第0487号):张某某非法开垦地块面积0.4999公顷(7.5亩),全部是国有天然林地,损失合计为77013元。其中国家公益林地面积为0.3648公顷(5.472亩),是防风固沙林,优势树种为胡杨,地类划分为有林地,损失为72960元;地方公益林地面积为0.1351公顷(2.0265亩)为宜林地,损失为4053元。

【裁判结果】

阿瓦提县人民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人张某某违反国家土地管理法规,非法占用国家天然林地,在未向相关部门申请并批准开垦的情况下,非法开垦土地,私自改变被占用土地用途,数额较大,造成林地植被严重毁坏,其行为构成非法占用农用地罪。由于被告人张某某非法开垦土地的行为导致7.5亩公益林地被占用改变用途,原有植被遭到严重毁坏,其行为损害社会公共利益,其在承担刑事责任的同时,还应承担生态环境被损害的民事责任,其非法开垦的行为给社会公共利益造成损害。阿瓦提县人民检察院作为公益诉讼起诉人起诉要求被告张某某对其非法开垦的公益林进行恢复,被告人张某某赔偿鉴定费2000元,要求被告人张某某向社会公众赔礼道歉等诉讼请求,符合法律规定。但被告人张某某在归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罪行,且自愿签署认罪认罚具结书,可依法酌情从轻处罚。根据被告人张某某的犯罪事实、犯罪性质、情节后果、悔罪表现和对社会的危害程度,对被告人张某某适用缓刑不致再危害社会,宣告缓刑对其所居住的社区没有重大不良影响,可以对被告人张某某适用缓刑。阿瓦提县人民法院判决被告人张某某犯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期两年执行,并处罚金10000元人民币;被告人张某某在2020年春季至20212月底对其非法开垦的0.4999公顷(7.5亩)公益林进行恢复,恢复生态所需的水电、人工等相关费用由被告张某某承担;恢复标准为阿瓦提县林业和草原局制定的恢复方案即本判决书载明的恢复标准,植被成活率须达到80%;被告人张某某承担鉴定费人民币2000元;被告人张某某在本判决生效后五日内在地区级媒体公开向社会公众赔礼道歉,如被告人张某某未能按照指定的期限完成赔礼道歉,则由其承担代为公开赔礼道歉公布的费用,以实际产生的金额为准;本案附带民事公益诉讼案件受理费50元,由被告人张某某承担。

【 典型意义】

塔里木河位于新疆南部,是中国最长的内陆河,也是南疆人民的“母亲河”。上世纪50年代以来,由于水资源无序开发和低效率利用,致使塔里木河下游近400公里河道断流,地下水位下降,大片胡杨林死亡,218国道多处路段经常被流沙掩埋,下游绿色走廊濒临毁灭。20016月,国务院批复《塔里木河流域近期综合治理规划报告》,投资107.39亿元,挽救塔里木河下游地区生态危机。2016年,新疆组织实施了塔里木河流域胡杨林生态保护专项活动,才使“沙漠英雄”胡杨林生态的自然修复能力得到有效提升和改善。被告人张某某非法开垦的是国家公益林和地方公益林,它们都是具有公益性质的林地,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南部,塔克拉玛干沙漠西北方向的阿瓦提县,如何阻止沙漠侵蚀绿洲,阿瓦提县各级党政干部、人民群众在沙漠边缘种植树木,为的就是守护我们的绿洲,而被告人张某某却无视国家相关土地管理的法律法规,在没有取得相关行政部门批准的情况下,驾驶拖拉机将天然林地进行非法开垦,其行为对我们的生态环境造成了破坏,如果任由人们在公益林区非法开荒,我们的生态环境必将严重恶化。在新疆尤其是我们南疆,在荒漠化这么严重的情况下,植树造林、保护生态环境才是我们可持续发展的基础。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度重视生态文明建设,作出了“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和“四个全面”战略布局,提出了“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五大发展理念,将生态文明建设提高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党和国家改革力度之大、政策举措之多,影响之深远、效果之显著、令人十分振奋。为了保护我们脆弱的生态环境,十九大报告强调必须树立和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国家更是投入巨资大力推行退耕还林、退耕还草,另外国家每年都要组织干部职工去植树造林,我们阿瓦提县植树造林的地点就是阿瓦提县丰收三场靠近塔克拉玛干沙漠的地方。而本案中被告人张某某在经济利益的驱动下,对胡杨公益林进行非法开垦,改变土地属性,意图开垦林地种植棉花等经济作物,被告人开垦胡杨公益林所获得的经济利益放在社会公共利益的面前十分渺小,希望通过本案可以有效的使“沙漠英雄”胡杨林得以保护,保护塔里木河生态环境。

文章出处:民庭    

关闭窗口